金融科技圈> 金融科技> 云计算> 文章页

IBM豪掷340亿美元收购红帽 疯狂砸钱只为赶上云计算的末班车?

摘要:全世界都在议论软件行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收购。

来源:前瞻网 日期:2018-11-30 11:11

全世界都在议论软件行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收购。

IBM以340亿美元收购红帽(Red Hat)的“改变游戏规则”的交易,令微软以262亿美元收购领英(LinkedIn)的交易黯然失色,后者创下了此前的纪录。

这是继戴尔(Dell)在2015年以640亿美元收购EMC、Avago以370亿美元收购Broadcom之后,史上规模第三大的科技业收购。

当华尔街看到这些高昂的价格标签时,肯定会感到紧张。

IBM股价在声明公布后下跌4.2%,外界可能更担心IBM收购Red Hat时的价格引发更大范围的抛售。

这令人们对IBM寄予厚望,期望它将这一资产作为其历史上的一个关键转折点。Red Hat(红帽)公司是一家开源解决方案供应商,它为诸多重要IT技术如操作系统、存储、中间件、虚拟化和云计算提供关键任务的软件与服务。

鉴于IBM的沃森人工智能(Watson AI)未能创造可持续增长,这是他们一劳永逸地纠正错误的最佳机会吗?

或者,这次大型合并是文化和产品的复杂冲突,将很难充分发挥潜力?

IBM有大麻烦了

关键时刻到了,是时候全力以赴了。

IBM宣布将进行史上最大的一笔交易,以11倍的溢价收购红帽。现实情况是,红帽并不一定期望被收购,所以溢价收购是唯一可行的选择。

如果IBM不付钱,谷歌、亚马逊、VMWare甚至阿里巴巴都会付钱。

绝望的时代需要绝望的措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IBM一直在努力证明其在新市场上的增长。

在2018年前,该公司连续22个季度收入下滑。在过去的六年里,它已经损失了280亿美元的收入。

截至2017年底,IBM的营收为791.4亿美元,是20年来的最低水平,也是1997年以来最糟糕的年度数字。1997年,扣除通胀因素,IBM的营收为785.1亿美元。

2018年初,IBM实现了连续三个季度的营收增长,但这主要归功于IBM Z大型计算机的新产品线的推出。

多年来,IBM一直在走下坡路。销售萎缩,因此很难维持下去。

太老了?

IBM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与亚马逊(Amazon)、谷歌、Facebook和苹果(Apple)等近年来实现创纪录增长的更年轻、更灵活的公司相比,IBM无疑受到了冲击。

例如,亚马逊最近的利润已经超过20亿美元。

如果你将IBM与另一家老牌软件公司微软(Microsoft)进行对比,你会惊讶地发现,微软是如何将自己重新定位为一家基于云计算的增长型公司的。

1990年,当微软发布Windows 3.0时,IBM的收入为690亿美元(仅比现在少了100亿美元),而微软只有8亿美元。

微软在2015年的收入超过了IBM,并在2018年年收入超过了1000亿美元。

在过去的几年里,随着IBM的收入减少,微软投资于其“商业云”业务,包括Azure、Office 365和Dynamics 365,带来了超过230亿美元的新收入。

在IBM经历增长停滞之际,微软(Microsoft)最近已开足了马力。

上云的速度很慢

IBM在硬件业务上的成功,特别是z系列大型机,迫使它保护自己的地盘,并分散了它对云计算未来影响的注意力。

早在2006年,AWS就开始提供公共云服务

直到2011年,IBM在年报或财报电话会议上几乎都没有提到“云”这个词。

2013年,该公司终于意识到云计算是未来的方向,于是收购了SoftLayer以弥补这一差距,支付了20亿美元,然后又投资了10亿美元来整合该平台。

当你在聚会上迟到的时候,很难建立起可观的市场份额。

Softlayer的全球市场份额仍然远远落后于AWS、微软(Microsoft)、谷歌,甚至比IBM更年轻的新公司阿里巴巴(Alibaba)还要少,后者在2018年6月的营收超过了IBM.

IBM还进行了其他一些与云相关的收购,包括Gravitant (一家云经纪和管理软件公司)、Bluebox(一家基于OpenStack作为服务平台的私有云)、Sanovi(一家混合云恢复和迁移软件公司)、Lighthouse和CrossIdeas(两家云安全平台公司)以及CSL International(一家云虚拟化平台公司)。

尽管在云市场进行了这些收购,但IBM未能真正实现这些产品的货币化,并在云市场获得市场份额。

该公司此前未能充分利用创新: 沃森人工智能(Watson AI)曾在2011年《危险边缘》(Jeopardy)节目上首次亮相,击败了人类选手,但很快就落后于亚马逊(Amazon)、谷歌和微软(Microsoft)。

收购红帽会是转折点吗?

Red Hat是世界上最大的开源企业软件解决方案提供商。

红帽公司的主要业务Linux业务继续实现增长,尤其是它为许多现代人工智能和分析工作负载提供动力。

它的模式已经从纯粹的本地业务发展到公共云平台上的订阅业务,例如Amazon Web Services (AWS)、Microsoft Azure和谷歌云平台(GCP)。

Red Hat还扩展到开放中间件解决方案,例如云基础设施平台OpenStack和管理应用程序容器的平台OpenShift.

OpenShift一直是一个保密得很好的秘密武器,因为云原生计算基金会(CNCF)凭借其Kubernetes容器编配平台占据了大多数头条。

IBM有机会利用其营销和全球影响力,鼓励大型机和遗留客户采用OpenShift.这些平台在私有和混合云部署中得到了高度的利用,尤其是在电信等行业。

毫无疑问,Red Hat给了IBM一个更加可信的云计算故事。

但问题是,是否为时已晚?

对于希望将传统的基于容器的应用程序和虚拟机转移到云计算的企业来说,此次收购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然而,亚马逊已经占领了这个市场的很大一部分。

虽然收购红帽使IBM在混合云市场中占据了强势地位,但快速增长的公共云市场将成为未来的战场。混合云市场将受到不愿花时间退役或重新架构遗留应用程序的企业的欢迎。

整合会变得混乱吗?

IBM在整合和利用大型收购方面的记录参差不齐。尽管IBM的多数并购都是在软件领域,但该领域的营收却令人失望。

或许令人担忧的是,在调整收购后,IBM的软件业务继续下滑——主要是因为这些大规模收购已成为IBM架构和业务的一部分。

IBM能否在不影响其核心价值主张的情况下,整合像Red Hat这样的大公司?

许多人担心IBM会试图“洗蓝”他们选择的平台。

还有一个问题是,这两种不同的企业文化能否融合在一起——增长缓慢的IBM,在云计算领域没有取得太大进展;以及创新的开源公司Red Hat,正在构建用于云计算的基础组件。

我们看到文化冲突使许多其他引人注目的并购活动脱离轨道,比如惠普/康柏、惠普/Autonomy、微软/诺基亚、美国在线/时代华纳、Sprint/Nextel和阿尔卡特/朗讯。

IBM需要拥抱开源社区和策略。

联合公司将在云计算领域面临关键的平台决策。IBM有一个与AWS和微软竞争的公共云。

但是开发人员在许多公共云中使用Red Hat的Linux.

虽然这种多云方式将帮助IBM在公共云上带来收入,但它将与自己的Softlayer云服务产生冲突。

IBM过去一直在努力成功地管理这种渠道和产品冲突。

此外,还有IBM自己的AIX操作系统与Linux的未来——更不用说仍在法庭上徘徊的SCO-IBM Unix诉讼了。

还需要注意的是不太知名的Red Hat存储产品,如Red Hat Ceph(对象文件存储)和Red Hat Gluster (NAS产品)。

随着Red Hat集成到IBM的混合云组中,这些存储产品将与IBM分离,这会造成混乱和冲突。

因此,尽管IBM在此次收购中肯定面临很多机会,但不能保证这一大笔赌注会得到回报。IBM需要大胆行动。

但在短期内,我们不太可能看到IBM在公共云领域的地位突然发生变化。

所有人的目光都将集中在它打入混合云市场的能力上。

为此,该公司需要确保不会以自己的方式行事。

本文来源前瞻网,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若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service@qianzhan.com) 品牌合作与广告投放请联系:0755-33015062 或 hezuo@qianzhan.com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关注中国IDC圈官方微信:idc-quan 我们将定期推送IDC产业最新资讯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热点文章